激情图区

您的位置: 首頁 > 教師教育與研究 > 正文

對減負政策盲點和負效應的反思——基于北京市中小學生課業負擔現狀的調查研究

時間:2018-07-02  來源:《上海教育科研》2017.3   作者:王 東 王寰安   點擊:

對減負政策盲點和負效應的反思

——基于北京市中小學生課業負擔現狀的調查研究

一、問題提出

減負是我國教育政策持續關注多年的問題,近年來教育部及各地方教育行政主管部門不斷加大減負的力度,推出了一系列嚴格的減負政策。20138 月教育部推出《小學生減負十條規定》(征求意見稿), 對作業量做了嚴格要求,明確小學階段不能留書面作業,此外還規定每天鍛煉 1 小時,確保學生體育鍛煉時間。而在此之前,20133月,北京市開始實施了更為嚴格的減負令,其主要內容包括:控制學生在校學習時間”“控制作業總量”“控制考試次數”“嚴禁違規補課,保障學生自主活動時間等。相關政策的效果如何,不少學者在政策出臺之時就已經評論,一紙減負令只能解決表面問題;還有學者撰文指出既有的政策仍秉承的理念,缺乏意識,其效果有限。然而,目前學術界尚缺乏實證調查的數據去評價政策效果,本文期待回答這個問題。

二、數據來源

2014 910 月,北京市中小學課業負擔現狀與對策研究課題組在北京市30 所中小學校進行了問卷調查,調查對象是學生及其家長。選取調研學校時,考慮了調查學校的學段、城鄉、教育質量等因素, 其中小學14 所,中學16 所;城區學校20所, 郊區(縣)10 所,教育質量好的學校有 6 所,中等的有 20 所,較差的有 4 所。本次調查共發放學生問卷 5000 份,回

收有效問卷 3778份,回收率 75.6%。在調查的學生樣本中,男生占 51.7%;學生中有65.9%是獨生子女;具有北京戶口的學生占

61.4 %,即流動兒童比例接近四成;有 2% 的學生是住校生;此外,學生的年級分布也較為均衡,每個年級所占樣本比例維持在1420%之間;以學段劃分,初中生略多, 56.8%,小學生占 43.2%;從學校地域分布來看,城區學生占 56.2%,郊區(縣生占 43.8%??傮w而言,調查樣本的各項統計特征與北京市基礎教育階段學生的分布大致相當,樣本具有較好的代表性。

三、新政之下,中小學生當前課業負擔現狀

減負新政執行之后,其效果可用當前中小學生課業負擔現狀進行評估。本次調查主要從校內負擔、校外負擔、周末負擔、自感負擔四個方面去衡量中小學生的負擔現狀。

(一)校內負擔現狀

1. 在校時間

根據北京市教委的相關政策,為實現減負的目標,小學生每天在校時間不超過8 個小時,初中生每天在校時間不超過 9 小時。從學校每天第一個教學活動安排如晨檢、早讀)開始到放學時間計算, 北京市中小學都嚴格執行了這一規定。根據學生到校時間和放學時間的回答計算,85.6% 的學生在校時間在政策規定之內。

2. 體育活動的時間

按照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相關政策的

規定,中小學生每天在校時間,應該有不低1 小時的體育活動時間。我們的問卷中, 請學生填寫每天體育鍛煉的時間(包括體育課和課間操時間),從調查結果來看,僅有4.9%的學生少于政策規定的要求,有 48.1% 的學生表示每天有一個小時的體育鍛煉時間,還有 46.7%的學生表示每天在校有超過一個小時的體育鍛煉時間。

1. 利用課間或中午休息時間做作業

學生在校時間盡管有了政策規定的最高上限,但是并沒有對學生在校作業量進行規范。實際上,利用午休或課間時間去寫作業的現象比較普遍。統計表明,33.9%的學經常利用午休或課間時間去寫作業,56.4%的學生表示此種情況只是偶爾生,僅有不足 10%的學生表示在校期間從不利用午休或課間時間去寫作業。當然,在校期間,利用午休或課間時間去寫作業作為普遍存在的現象,并不一定意味著對學生會造成負擔。我們還應從時間的長短去判斷,即看看學生們在校期間,利用午休或課間的多長時間去寫作業。統計顯示,有4.4%的學生所用時間在半個小時以內, 有26.4%的學生所用時間在 1個小時以內,有%的學生所用時間為 1個小時,三者合61.6%,即他們在校期間,利用午休或課間寫作業的時間在 1個小時及以內。而其他近四成的學生使用時間超過 1個小時。

(二)校外負擔

此處所指的校外負擔,特指學生每天放學之后,所要完成的學業任務對之所形成的負擔。

1. 完成學校老師布置的作業

從調查結果看,90%以上的學生回家需要做老師布置的作業,只有 5.7%的學生表示作業在學校就已經完成。具體而言,有15.6%的學生完成學校老師布置作業的時間少于或等于 30分鐘,有 31%的學生需要

3160分鐘,28.4%的學生要 12 個小時,還有 12.8%的學生需要 23個小時,甚至 6.5%的學生需要 3個小時以上。而北京的減負令規定,學生作業時間最多不能超過一個小時,顯然這一目標還未實現。

1. 參加校外機構的各類輔導

在問卷中詢問了放學之后,學生去哪,從家長的回答來看,放學后直接去參加校外機構課后補習的比例是 11.6%;學生回家之后再去參加校外機構各類輔導的比例是 16.1% ,這其中包括 6.9% 的孩子去參加校外機構課后補習,有 5.4%的孩子去校外參加興趣特長班,還有3.8%的孩子會去上家教課。因此,總計有 27.7% 的學生放學后要參加校外機構的各類輔導活動。

2. 父母布置學習任務的情況

完成學校老師布置的作業之后,除了參加各類校外輔導活動外,學生還有其他學習任務。在家長問卷中我們設置了每天除了完成學校老師的作業,您的孩子還需要花多長時間學習。圖 1 顯示:在完成學校老師布置的作業之后,有近一半(49.6%)學生還需要再學習“30 分鐘以內,有 31.7% 的學生還需要再學習 31 60 分鐘,有7.6%的學生需要再學習 61120 分鐘,需要再學習兩個小時以上的學生有 3%。

家長是學生額外學習任務的主要來源, 在學生問卷中,我們設置了每天除了完成學校老師的作業,父母給你布置的學習任務,需要花多長時間?從本次調查的結果來看,在學校家庭作業之外,有幾乎一半的家長會給孩子布置額外的學習任務。

1表明,有 52%的學生回答“0”時,說明父母不給他們布置額外的作業;有18.1%的學生回答父母布置的作業在半小時內可完成;16.2%的學生完成父母布置作業所需要時間是 1個小時以內3060

);6.2%的學生完成父母布置作業所需要時間是 2 個小時以內61120 分鐘;還7.4%的學生完成父母布置作業所需要時間超過 2 個小時(120 分鐘以上)。

(三)周末負擔現狀

周末的活動安排是否對學生形成課業負擔?為此我們詢問了學生在周末期間,父母給他們報各類興趣特長班、課外補習班以及請家教的情況。從結果來看, 31.9%的學生對 本學期的周末,父母給

少有兩項為負擔標準,則 19.5%的調查樣本有負擔,若以有三項為負擔標準,則有 2.5%的調查樣本存在負擔。

由此可見,負擔不是固定常數, 它因標準不同而有差異,按照上述標準,就存在三種程度不同的負擔;如果要回答當前學生負擔的程度如何,我們很難給出一個確定的值,不過,基于上述分析我們可以得到負擔程度的區間,即 2.5%


你報鋼琴、繪畫、舞蹈、棋類、游泳等這類

興趣特長班了嗎?做了肯定回答;有 9.6% 的學生承認本學期周末,父母給他(她了家教;有 35.7%的學生承認本學期開學至今,父母給他(她報了學科課外補習班見圖 2)。

通過統計匯總,我們發現在興趣特長班、家教、課外補習班三類活動中,有 35.7% 的學生報了其中一項,有 17%的學生報了其中兩項,有 2.5%的學生囊括了三類活動, 另有接近一半的學生(44.7%)三項都沒有報。進一步統計分析可知,同時報了家教班和課外補習的學生比例是 6.1%、同時報了特長班和課外補習的學生比例是 14.7%、同時報了特長班和家教班的學生比例是

3.6%。從負擔發生的可能性上來看,報班的項目(類別越多的學生,有負擔的可能性越大。如果以至少有一項為負擔標準,則 55.3%的調查樣本有負擔,若以55.3 %。

(四)自感負擔程度

學生如何評價加諸在他們身上的學習任務呢?我們在問卷中設置了總體而言, 我感覺學習任務”“總體而言,你是否能應付當前學習兩道題,前者測量學生自感的學習任務重量(即負擔程度),后者用來揭示學生的應付能力。

從調查結果來看,6.3%的學生感覺學習任務很重,24.1%的學生感覺學習任務較重,認為學習任務合適的比例是60.3% ,認為比較輕很輕的比例分別6.7%、2.7%。因此,以此為標準來看, 在我們的樣本中,可以認為 30%左右的學生存在課業負擔。但是,在你是否能應付當前學習這一問題上,回答不能”“完全不能的比例分別是 3.0%0.9%,兩者合計不到 4%。因此,若以此為標準,課業負擔發生的比例大大低于按照學習任務是否的主觀判斷。

四、主要結論

首先,減負新政之下,北京市中小學生的課業負擔依然存在。在校時間、體育鍛煉時間等在所調查的中小學校大都符合減負政策的規定,然而,學生在校期間,利用課間和休息時間做作業的情況較為普遍,這是否會對學生構成負擔不得而知,但如果這一時間過長(比如超過 1 個小時以上),產生負擔的可能性就顯著增高。此外,學生的校外負擔以各種形式廣泛存在, 從學校教師布置的作業到校外機構的補習與輔導、家長布置的學習任務等不一而足。還有,周末休息時間,也有相當比例的學生要參加校外機構的各類輔導和培訓。顯然,減負新政之下,學生校內負擔雖有收斂,但學生課業負擔總體上并未減輕,只是從校內轉向了校外。

其次,家長是學生負擔的施加者。每天放學之后,孩子們被送到各類校外輔導機構參加學習,還有的家長親自為孩子布置額外學習任務;每逢周末,等待孩子們的仍然是各種各樣的。因此,學生課業負擔的背后,都離不開家長的助力。

第三,家長亦是學生負擔的承擔者。減負新政減少了學生的在校時間,最直接的表現是學生放學時間提前,北京不少中小學生的放學時間都早于家長的下班時間。報班、托管成為諸多家長無奈的選擇。從這個角度而言,學生校內負擔轉變成為學生家長的

負擔,這其中既包括經濟負擔,也包括心理負擔。

第四,新政之下,學生負擔呈現多樣性和差異性。學生課業負擔不再僅僅是由校內教師造成的,多個校外因素構成學生課業負擔的來源;因之,課業負擔還表現出個體差異性:家長作為課業負擔的施壓者,他們

會基于自己的教育預期和學生的需求去規劃孩子的校外學習活動;從校外輔導的內容到校外輔導的形式,家長們的選擇都存在差異,學生課業負擔的個體差異在所難免。

五、政策建議

(一校內減負校外補的預言在學術界也獲得較多認同,在本次調查中被證實。這再一次提醒我們,減負不能僅僅停留在對學校行為的規范上,減負政策不能僅僅依靠教育行政主管部門制定,它需要更多的部門參與其中。

(二課業負擔表面看來是由于學校教育所引發的,然而其背后離不開家長的教育選擇行為。學校內的負擔減少了,家長們會尋求相應補償措施,正如社會上流傳的說法,老師不留作業了,媽媽留。本次調查中,家長親自布置的作業、聘請家教、送孩子去校外教育培訓機構參加各種培訓和補習,均是家長們對學校減負政策的反應。家長的教育觀念是孩子課業負擔產生的重要根源之一。

(三學校減負政策的負效應需要引起關注。北京減負政策最直觀的表現在學校放學時間的提前,接孩子放學的難題推動了校外托管市場的興起;校外補習、興趣特長等為代表的影子教育系統從政策中獲得更大的生存空間。因此需要對相關政策進行完善,制定相應的配套措施。

(四在當前減負政策的影響下,學生負擔呈現出多樣性、個別化的特點。 因此, 面對變化了的課業負擔,當前減負政策對之無能為力,暴露出一定的政策盲點。 適應課業負擔的新特征,改變傳統的減負政策制定理念,尋找減負新策略是當務之急。

 

激情图区

免责声明-|:本站作品均来自网友分享或互联网-|,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