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图区

您的位置: 首頁 > 教師教育與研究 > 研究生教育 > 正文

新時代與新師范:背景、理念及舉措

時間:2019-03-12  來源:《高教探索》2019年第1期   作者:張偉坤、熊建文、林天倫   點擊:

一、引言

20世紀30年代以后,西方“教師教育”概念逐漸取代“師范教育”并成為世界通用的概念。我國于2001年在《國務院關于基礎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決定》中第一次在政府文件中將長期使用的“師范教育”概念用“教師教育”加以代替,提出“完善以現有師范院校為主體,其他高校共同參與、培養培訓相銜接的開放的教師教育體系”。其意義不僅僅是簡單的概念替換,而是觀念的更新和制度的變革,標志著教師培養進入到一個新的歷史發展階 段。區別于傳統“師范教育”封閉性、理論性、終結性等特征,“教師教育”理念更體現出教師培養的整體性、開放性、專業性和終身性。十九大明確提出“新時代”的到來,黨中央、國務院相繼出臺了《全面加強新時期教師隊伍建設的意見》、《教師教育振興行動計劃》等綱領性文件,加快推動了教師教育模式改革創新的步伐,師范專業建設及教師培養迎來了新的機遇與考驗。

二、“新”師范提出的背景及基礎

(一)新時代教師培養從“量”的追求轉為“質”的提升

時代之“新”,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就體現在矛盾的變化上。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新時代”的到來,其重要標志之一,便是社會主要矛盾已經發生變化,由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十九大報告也明確提出要“努力讓每個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在新時代背景下,對于基礎教育領域而言,其主要矛盾,已經不再是教師數量緊缺的問題,而是社會公眾對優質教育資源及教育公平的強烈需求與優質教育資源稀缺及教育不均衡發展之間的矛盾。從表1的數據看,近年來基礎教育領域對于教師的需求數量總體趨于穩定并有下降趨勢,與我國師范生培養人數規模存在一定程度的結構性矛盾。從現實看,我國絕大部分地區基礎教育,無論是義務階段抑或高中階段均已實現了普及,正從規模滿足到質量提升、均衡優質發展轉變,這意味著解決師資短缺問題已經不再是首要任務,培養造就一大批“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實學識、有仁愛之心”的卓越中小學教師、全方位服務基礎教育、持續提升教育質量、促進教育公平,才是首要目標。

表1 2000—2015年我國本??茙煼懂厴I生與中等教育機構及以下專任教師逐年增減情況一覽表

(二)師范專業建設更關注“標準規范”與“內涵特色”的相互融合

當前在師范類專業建設過程中,面臨一些普遍問題:一是更強調教師的素質和課程的改革,對學生的培養質量和效果缺乏有效的評價機制,對畢業生通過專業學習后的學識和技能等方面的狀態和程度缺乏有效評判;二是高校間甚至高校內部專業間的信息相對封閉、共享不足、協同性不強,體現在課程相互不兼容、資源重復建設、培養模式相對單一固定等方面;三是高校與地方教育行政部門、中小學校間合作不夠,體現在教師職前培養與職后發展銜接不夠、專業建設標準與教師職業標準銜接不夠、人才培養目標與基礎教育實際要求存在差異等。

2017年教育部印發了《普通高等學校師范類專業認證實施辦法》及《中學、小學、學前教育專業認證標準》,標志著師范專業認證工作在全國范圍內正式拉開帷幕。從發展趨勢看,師范專業建設將會體現如下發展方向:一是師范專業認證會成為促進教師教育走向專業化、職業化、職前職后一體化的有效手段和重要抓手,推進教師教育改革創新、提高師范生培養質量將會成為重點工作;二是“學生中心、產出導向、質量持續改進”會成為重要的指導思想和理念,師范類專業的建設將不僅要考慮與“認證標準”的銜接,也要考慮突出自身的內涵建設及特色發展,兩者相互融合,以“標準規范”為基本要求,以“內涵特色”為發展方向,促進高校明確專業定位、發揮專業優勢、優化專業布局,更新教師教育辦學理念,提高師范專業建設水平。

三、“新”師范的發展理念及其改革思路

新時代及師范專業認證的背景,賦予了教師教育新的目標和任務,需要高校在發展理念、培養目標、合作路徑、評價體系等方面有創新思考和實踐。

(一)提倡發展“新理念”:從單一封閉走向多元開放

新的發展理念主要體現在培養思路的開放性、培養形式的靈活性和課程設置的連貫性等方面。堅持需求導向、協同創新、深度融合、開放多元的基本原則,針對教師培養的薄弱環節和深層次問題,深化教師培養模式改革。

首先,在培養思路上,以追求卓越為目標,以系列化、層次化課程為載體,通過實學、實訓、實習逐步使學生形成遠大的教育理想、堅定的教育信念、深厚的教育情感、堅強的教育意志以及寬廣的教育知識和突出的教育能力。強調當代教師培養的國際視野和本土特色的相結合,凸顯中西教育經典元素的相融合、理論與實踐的相結合,強化自主訓練和合作訓練、自我養成與他人促成的相結合。

其次,在培養形式上,強調凸顯特色,并通過主輔兼容、復合培養、“本科+教育碩士”一體化培養、“本-碩-博”連貫式培養等模式,造就符合“四有”好標準的卓越中小學教師。

再次,在課程設置上,以往的培養主要是“理論學習+教育實習”兩段式模式,主干課程主要以“教育學”、“心理學”、“學科教學法”為主;新的發展理念更強調“四年一體”連貫式的培養,提倡以實學、實訓、實習理念為培養路徑導向,構建理論課程、實踐研習、教育實習三位一體的師范教育課程體系。其中理論課程力求模塊多元化、內容豐富化;實踐研習則更多以項目形式實施,并注重項目之間的層次性、連貫性及創新性;教育實習則更強調學生通過真實體驗與角色扮演,達至對教師職業的融入理解、對教學技能的掌握提升、對理想信念的堅定堅持、對教師情懷的增強升華。

(二)制定培養“新目標”:從強調“學科基礎”轉為重視“綜合素養”及“追求卓越”

在基礎教育師資相對緊缺的時代,高等師范院校的主要培養目標,是緩解中小學校教師相對不足的矛盾,培養一大批掌握基本教育教學技能、能勝任中小學教育崗位的教師。在教師培養要求上,較為重視打牢學科基礎知識,掌握“三筆字”、普通話等教師基本技能,對于師范生的藝體素養、信息素養、心理疏導能力、實踐能力等強調不足或重視不夠。

從教育部《關于實施卓越教師培養計劃的意見》《中小學教師專業標準》等相關文件可以看出,新時代高校在師范生培養目標上,將與時俱進,清晰定位,結合基礎教育的發展提升師范生的綜合能力,培養造就一大批“四有”的高素質專業化卓越中小學教師,全方位服務基礎教育。對于高校而言,在師范生培養過程中,除了強調扎實的學科知識外,更要重視學生解決問題的能力,尤其重視藝體、信息、心理等綜合素養的養成,逐漸形成“以扎實的學科基礎為重點,以藝體、信息、心理等素養養成為特色,以卓越的實踐能力為目標”的培養思路。首先,提升學生對藝術、體育的認知和修養,使師范生具備較好的藝體素養,通識教育課程在提升高校師范生藝體素養方面可以發揮重要作用。其次,使師范生具備較高的信息素養。新時代對師范生的信息素養有了更高要求,信息素養成為評價人才綜合素質的一項重要指標。高校需要依托教育技 術學、計算機信息技術等學科,為師范生開設相關課程、舉辦各類學術知識講座及教育技術類競賽,提升師范生信息素養。再次,使師范生具備較強的班級管理、心理干預與疏導能力。新時代背景下,對師范生應對突發事件能力、心理疏導與干預技能、班級管理能力等也有了更高的要求。高校需要充分發揮心理學等相關學科的優勢,鼓勵科研引領教學,教學促推科研,對師范生培養做出應有的貢獻。

(三)探索合作“新路徑”:從獨立發展走向協同共享

卓越教師的培養,涵蓋職前教育與職后實踐的全過程,需要與兄弟院校共享經驗,需要得到各級政府的支持,更需要中小學校的參與。高校需要改變以往各自獨立發展的思路,通過理論引領、共建共享、聯合培養等方式途徑,加強高校間、高校與政府間、高校與中小學校間的合作,實現教師教育研究與實踐成果的共享,提升基礎教育教師培養質量和專業化水平,促進中小學教師隊伍素質,推動教師教育可持續發展。

首先,發揮好區域“引領示范”作用,促進高校間的合作共享。高校要以社會公眾對優質教育資源及教育均衡發展的強烈需求為發展動力,秉持互惠共生、優勢互補、相互促進原則,促進高校間教師教育資源共建共享,加強教師教育理論和實踐研究的合作,推進教師教育改革創新,引領教師教育發展,提升教師教育的辦學水平和核心競爭力。

其次,擔當好服務政府部門的“智囊”角色,促進高校與政府間的合作。一方面,以促進基礎教育向優質和均衡方向發展為立足點和合作基礎,通過學科共建、招生就業、職后培訓等方式途徑,對接政府在基礎教育整體提升戰略、中小學教師素質提高等方面的需求;另一方面,加強師范專業建設與教師職業標準之間的銜接,以師范專業認證及教師資格制度等為導引,增強高校服務基礎教育的能力和水平。

再次,利用好高校專家團隊及課程資源,促進高校與中小學校間的合作共建。一方面,利用高校強大的專家團隊、豐富的課程資源,提升中小學校教師的專業素養,促進科組發展,推動校園文化建設;另一方面,通過建設高質量的卓越教師協同育人平臺,匯聚優質教育資源,將校內培養與校外實踐融會貫通、連成一體,通過高校兼職教師制度,穩定一批優秀中小學名教師、名校長參與到高校人才培養方案制定及課程改革建設中來,共同造就卓越教師;再一方面,充分利用互聯網技術,探索與推進線上線下相并行、理論實踐相結合的混合式教學模式,發揮基礎教育名校長、名教師在師范生信念、理想、情感、知能、意志等培養中的促進作用,提升師范生專業核心素養。

(四)形成評價“新體系”:從強調“教師教學質量”的評價轉為關注“學生培養質量”的評判

當前的評價體制,更為強調對教師教學質量的評價,而對學生培養質量及培養效果的評價機制有待完善,對畢業生通過專業學習后的學識和技能等方面的狀態和程度缺乏有效評判。未來師范專業建設及評價體系構建過程中,一方面,《專業認證標準》會成為促進專業建設及完善評價體系的重要參考,新印發的《專業認證標準》,從培養目標、畢業要求、課程與教學、合作與實踐、師資隊伍、支持條件、質量保障、學生發展等八個方面對師范專業的建設提出了基本要求,將會成為高校制定專業建設方案和評價體系的重要參考和依據;另一方面,學生培養質量的評價機制將成為制度建設的重點難點,新的認證標準明確提出“學生中心、產出導向、質量持續改進”的基本理念,并致力于能對畢業生們通過專業的學習后的學識和技能等方面的狀態和程度作出有效評價。因此,高校在完善評價體系過程中,要體現“學生中心、產出導向”的理念,突出師范專業內涵建設及特色發展,不僅重視對教育過程的考察,更要加強對教育結果的評價,包括畢業生通過專業的學習后的學識和技能等方面的狀態和程度、教師職業素養、社會及用人單位對畢業生的認同度等。此外,制度的建設將更重視“專業”與“職業”之間的緊密關聯,使專業建設不僅符合教育規律,也符合行業要求。

四、創新教師教育“協同共享”合作模式的思考及舉措

新時代師范專業建設及教師人才培養,需要在新的發展理念指導下,從單一封閉走向開放多元,從獨立發展走向共建共享,與兄弟院校、教育行政部門和中小學校構建起權責明晰、穩定協調、合作共享的“校際-校政-校?!眳f同培養機制。

(一)重視高校間的合作,構建“校際”( U-U)共建共享機制

校際合作主要是指高校之間的合作,包括省內、省外高校,也包括國際間的高校??傮w思路可以是高校間整體的戰略合作,也可以是以點帶面引領式的合作。主要舉措包括:

1.共建課程團隊。教育部于2011年印發了《關于大力推進教師教育課程改革的意見》,要求深化教師教育改革,全面提高教師培養質量,建設高素質專業化教師隊伍。從發展趨勢看,課程改革仍然是教師教育改革發展的核心任務,而課程團隊的建設則是推動課程改革創新的重要一環。高校需要發揮各自優勢,利用專家團隊的力量,秉持互惠共生、優勢互補、相互促進原則,組建跨校式、開放性的課程團隊,開發優質的《教育學》、《心理學》、《教育信息技術學》等課程資源,集中解決課程建設過程中遇到的重點難點問題。

2.共建共享教師教育類課程。在推進教師教育改革創新、提高師范專業建設水平過程中,教師教育類課程改革是重中之重。各高校都在緊鑼密鼓完善和修訂教師教育類課程方案。利用此契機,各高校應通過共享教師教育課程建設成果,構建體現先進教育思想、開放兼容的教師教育課程體系,爭取在創新教師教育課程理念、優化教師教育課程結構、改革課程教學內容等方面取得突破。

3.聯合培養學生。包括本科生交換培養、碩士生聯合培養。一方面,構建起課程共建共享體系。充分利用“互聯網+”優勢,共享豐富的線上課程資源,形成開放式、多元化、現場與網上相結合的共享課程體系;另一方面,充分利用和發揮目前已有的優質教育實踐基地的優勢,共享基地資源,在提高師范生培養質量的同時提升高校服務基礎教育的能力和水平。

(二)加強與行政部門的溝通,創新“校政”( U-G)合作模式

“校政”合作主要是指高校與地方教育行政部門之間的合作,發揮好高?!吧鐣铡惫δ芗鞍缪莺谩爸悄抑菐臁苯巧?。

1.以多層次、多向度的教師職后培訓模式為基礎,對接政府提升在職教師專業能力及學歷需求。按照國家和各省教育中長期規劃,提升基礎教育教師隊伍整體素質、促進優質教育均衡發展是重要任務。各級地方政府陸續制定了“在職教師專業素質提升計劃”,對教師的學歷、職業技能等提出了明確的要求。高等師范院校作為教師培養培訓的重要機構,應構建多層次、多向度的教師職后培訓模式,服務基礎教育,解決基礎教育教師學歷提升、專業素養提高等方面的需求。

2.以學科共建為抓手,助推地方政府達成區域內學科水平整體提升目標。學科共建,主要是利用高校的專家團隊力量、豐富的課程資源、前沿的理論研究,幫助提升區域內某一學科的整體水平。一般以3-5年為一個共建周期,一方面利用高校資源幫助提升區域內學科教育的整體水平,使區域內中小學教師在專業素養上得到長足進步;另一方面推動高校教師尤其學科教學論教師隊伍深入基礎教育一線,熟悉和研究中小學教師專業標準、教師教育課程標準和中學教育教學工作,形成豐富的基礎教育研究成果。

3.以“補強扶弱”理念為導向,促進區域間教育均衡發展。目前,部分區域內教育發展極不均衡,社會公眾對優質教育資源及教育公平性有強烈需求,各級政府對于促進教育公平、推動教育均衡發展有強烈意愿。高等師范院校在教師培養、理論研究、社會服務等方面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和條件,需要秉持“補強扶弱”的發展理念,以教育發展尤其教師教育和基礎教育創新發展現存問題為導向,以社會公眾對優質教育資源及教育公平的強烈需求為動力,在促進教育公平,推動教育均衡發展,扶助薄弱地區、欠發達地區、邊遠山區基礎教育的發展等方面做出應有的貢獻。譬如,實施“種子”教師定向培養計劃,通過招收免費師范生,與地級市教育局開展協同培養,為中學培養“種子”教師,帶動農村基礎教育改革,提升農村教育發展水平,實現城鄉協調發展。

(三)促進與中小學校間的交流,形成“校?!? U-S)協同聯盟

“校?!焙献髦饕侵父咝Ec基礎教育中小學校間的合作。主要通過打造協同發展聯盟等方式路徑,實現高校與中小學校在職前教師培養、職后教師培訓、科組團隊建設、校園文化提升、課堂教學研討、教師互派互訪等領域的合作。

1.通過構建“高校-普通中小學”協同發展聯盟,實現高校與中小學校多元合作?!案咝!胀ㄖ行W”協同發展聯盟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聚合、分享、開發更多優質教育資源,創新大學與中小學協同發展模式,探索教師專業發展一體化有效路徑,全面提升教師教育質量,促進基礎教育發展,實現高校與普通中小學協同發展,造就卓越教師。通過與聯盟中小學校開展合作,建成協同發展聯盟運行機制與優質教育資源共享機制,完成職前教師培養、職后教師培訓、科組團隊建設、校園文化提升、課堂教學研討、教師互派互訪等任務。

2.通過創新在職中小學教師專業發展體系,滿足中小學校教師再教育需求。一方面,考慮構建在職中小學教師培訓與學歷教育相互銜接的課程體系,建立“學分銀行”,實行學分互認;另一方面,構建以教育碩士和教師發展與管理專業為支撐的研究生培養體系。譬如,開設面向教育管理者的教育碩士專業,實行單招單考。開設教師發展與管理研究生專業,以教師職后專業發展與教師管理為研究對象,培養造就一批專業化、高水平的管理者隊伍;再一方面,實施中小學教師及校長訪問學者計劃,選派優秀的中小學教師、校長到高校訪學進修,以各地市骨干校長、名校長、骨干教師、名教師和教育行政領導培訓項目為依托,形成教師、校長梯度發展培養模式。

3.通過服務合作項目,安排高校學科課程與教學論教師輪流到中小學校掛職鍛煉。新頒布的專業認證標準對專任學科課程與教學論教師隊伍的數量、學歷、境外研修經歷、中學教育服務經歷等方面做出了明確的規定,提出“教師教育課程教師熟悉中學教師專業標準、教師教育課程標準和中學教育教學工作,每五年至少有一年中學教育服務經歷,能夠指導中學教育教學工作,并有豐富的基礎教育研究成果”。意味著未來師范專業的發展,不僅要重視專任教師的“量”,更要重視“質”;不僅要求專任教師們要緊跟國際學術前沿,更要及時關注和研究基礎教育發展動態。高校需要出臺《加強專任學科課程與教學論教師隊伍建設的意見》,每年選拔一批學科課程與教學論教師到中學任教、掛職,為期半年或一年,從制度、經費、評價體系等方面對教學法教師隊伍服務中小學教育加以明確和支持。

4.通過質量提升計劃,穩定一批一線優秀中小學教師作為高校兼職教師。專業認證標準中明確規 定師范專業教師隊伍中,“基礎教育一線的兼職教師 隊伍穩定,占教師教育課程教師比例不低于20% ”。與以往許多“走過場”式的兼職教師隊伍不同的是,這次明確要求他們“能深度參與師范生培養工作”,即這支兼職教師隊伍不能是隨意的、臨時的,而是穩定的、高素質的,他們所開設的相關課程需要編入師范生教學計劃、按正常教學管理制度加以執行、監督和評價。高校需要通過出臺相關政策,穩定一批以省市級學科帶頭人、特級教師、高級教師為主的一線優秀教師作為高校兼職教師,為本科生開設課程、提供講座、擔任實踐導師,提升師范生培養質量。

五、結語

國家明確提出要“嚴格教師資質,提升教師素質,努力造就一支師德高尚、業務精湛、結構合理、充滿活力的高素質專業化教師隊伍”。作為高等師范 院校,無論是其內涵發展要求,還是其社會歷史責任擔當,都應該義無反顧擔當起教師教育改革創新的重任,為區域以及全國教師教育改革創新以及培養培訓質量的提高提供經驗和智力支持,為造就一支“具備家國情懷、國際視野、創新精神、實踐能力、終身學習能力與適應能力的高素質‘新師范’人才”而努力作為。

激情图区

免责声明-|:本站作品均来自网友分享或互联网-|,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维权的权力-|-|。